10-12-2020 - TypingMe
10-12-2020
标签:default
  2020-10-12 20:32:27
是国重要,还是家重要?
在中文的历史上,这两个字是不太一样的概念。
不能因为这俩字被粘在一起,就当作一回事。
就像健康,文化,错误,等等等等的词一样。
扯远了。

国有四围,指王城,指都城,指大邑。
国有封国,指封地。
国有部落居所。
国有地方,如东国,即指东面的地方。

家有家族,有家眷。
家有所居之处。
家有家养,指家畜。

国是大的集体,以地方为单位的集体。
家是小的集体,以血缘为单位的集体。
在封闭的环境中,家族的势力扩大,占据一方土地。
这时候,家国的概念会混淆。
但由于本质的成员联系还是血脉,尚且可以称为一家。
一旦领土的面积逐渐扩大,单一家族集体变成非单一家族集体。
如是方且跳脱出家,可单称为国。

对于一个比较大的人类聚落,家是基本单位。
家至少是人口生产单位,之后是生活资料的生产单位。
家还是所有个体的居所。

要成为国不易,要有家何难?
找到另一个个体,就能够称之为家。
两个人相互照顾即可。
连性别都没有必要强调。
家不必是永久的,
家是可更替的,
家是可以轻易推倒重来的。

所以说,家是国的基本,人是家的基本。
人的保障是家的保障,
人的满足是家的满足,
而家的保障和满足,最终会带动一个国家的兴盛。
所谓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

但现在看来,有人觉得比起人,国是更重要的。
国应该给人加压,以此增加出产率。
人口红利是可以利用人力的国的红利,也是可淘汰人力的国的红利。
这份红利用来交税,
用来买房,
用来投资教育,
用来被过度消耗以后生病,
用来生病以后过度医疗,产生二次消费
用来高额医疗不支,并导致肢体残存之后的死亡,产生三次消费。
最后得益的是市场,是国,招损的是人,是家。

人幸福的底线,卑微到只要不落到我身上就好,
管他外面天崩地裂。
只要家在就好,只要家人在就好。
国有什么,实在是不知道。

为之努力的,努力换得的,最终体验到的,
让人觉得那是无止境的黑洞。
努力得不到,而需要更努力,
而更努力换得的,却让人觉得入不敷出。

人的价值,被无限贬低,变成与矿产一样的资源。
人不够,生人。
人过剩了,不许生人。

人的七情六欲都是令人羞耻的,非必要的,要被管理的。
生而为人,而不能为人。
看上去像人,却是非人。

就拿教育来说,过剩的高等教育人口,
被赋予鲤鱼跃龙门的梦想,
结果不仅失去了和家人陪伴的时间,
甚至失去了被家人理解的语言。

他们彷徨,迷失,湮灭,
新生的人口马上踏过他们,重蹈覆辙。
这不是育民,这是生产线。
是高品质低生产率产品的生产线。
它的生产的过程中,
只有特等品被特种机构收留,
特等以下,则沦落天涯放任自由。

没有人为他们失去的视力买单,
没有人为他们失去的幸福买单。
他们失去的,变成了特等品的生产成本。

这种情况在家的生境下是很难发生的。
家要尽量照顾每一个个体,
让每一个家庭成员都有归属感。
只有国才会说,先富带动后富,
然后用先富的长远的占据这一朝的话语权。

小学的孩子画一天画有什么不好?
画画让他们睁开自我中心的眼睛,观察到他们身边的世界。
小学高年级的孩子照顾低年级的孩子一天有什么不好?
以后大多数人都要照顾自己的孩子,
这是一门值得从小就学习的课程。

反而从三岁开始只和书本打交道的孩子,
在被鉴定为非特等品之后,会完全失去价值。
他们从未学过怎么看世界,不懂找到自己的位置,
他们从未学过社会的机巧,不知如何避险,
他们从未学过怎样说话,从没想过如何通过谈判为自己争取,
他们从未理解什么叫共情,与人相处时手足无措。
他们就这样,一直活到二十二岁。
他们长大了的身体里,装着的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孩童。

他们说,日本是由于自由主义教育才造成了御宅人口的流行。
但是,没有自由主义教育的我朝,御宅人口的比例就少了吗?增长就停止了么?

蒙上眼睛,问题就不存在,
有人提出问题,通过根除提出问题的人,就能够完美解决一切问题。
活在这样的国度里,还要诳言它的优越。

没有国,家还是会有的。
家的职能还是吃喝拉撒,生老病死。
如果国带来的不是平安,不是改善,
那么国将不国。
<<<返回上一页 阅读(14) | 评论(0) | 收藏(0) | 赞(0)
首页 下一篇:10-11-2020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