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020 - TypingMe
12-1-2020
标签:default
  2020-12-01 02:18:31
我没有拿你的两本书。


有两个妈是真的麻烦,
离婚的家庭,
连我自己的都嫌弃。

我的小妈是一个藏书人。
她撇坏了我的初版《独唱团》。
我当时只是说和她共赏这本书。
她翻开,
迅雷不及掩耳,
把书分开左右两边,
每边都极限对折。
假的藏书人。

去年夏天回来的时候,
第一次去他们家就很不愉快。
我都不记得那天发生了什么事。
我只记得后来我爸打电话来骂了我一个小时。
中心只有一个,
说我过度敏感。

他不喜欢我可以直说么,
不用闲着没事给我扣帽子。
他和自己的学生相处的多。
学生有求于他,
自然卑躬屈膝。
见到站直的人,
他就不习惯了。

第二次去他们家,
又花了一个小时骂我敏感。
我再也不想去了。

第二次去的前一天晚上,
我小妈打电话来栽赃我,
说我借了她两本绝版书,
久借不还。

我对那两本书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又改口说,
不是我主动借的,
是她硬塞给我的。
她还说,
找不到没关系,
那两本书都是印数极少的,
她找朋友要了,
也有人愿意让给她,
但是她唯一肯定的就是:
我是故意借走的,
我是故意不还,
是我赖账。

又是一顶帽子。

在他们眼中,
我就是这么不堪的人。
没有小辫子,
可以给我现编。

这就是我的家人。
我极其被动的,
消极的,
必要的,
讨厌他们。

这种人是最亲密的家人,
真是我的悲哀。

如果我可以选择是否出生,
我宁愿从一开始就不要活在这世界上。
<<<返回上一页 阅读(23) | 评论(0) | 收藏(0) |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