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2021 - TypingMe
4-14-2021
标签:default
  2021-04-16 18:50:09, 修改于2021-04-16 21:39:01
为了不要太自闭,
和大环境脱节,
我通过各种渠道加了一些群。
游戏的群,书友的群,还有我自己的读者群。

目前看来,我自己的读者群是比较好的。
大家比较专注,谈到的项目也还在主旨上。

游戏群比较糟糕了,
拉帮结伙的情况很严重。
很奇怪的,
这个游戏的充钱大佬,
都在遥远彼方的同一个地区。
明明游戏的运营商在东部沿海,
这些大佬却都在另一头的深山里。
她们用方言字交流,
铲除异己,
排斥新人,
不断向内净化核心。
看着非常有cult的味道。

书友的群是一个重灾区。
这个群存在有好几年了,
已经有了群管,
群管幕僚核心,
闲散成员,
这种划分。

群管非常的活跃,
群管理行为也很频繁。
这个群形成的原因,
应该是帮作者网文新书刷榜,
而不是完全是兴趣的群。

群管幕僚核心有极强的话语权。
她们看不惯的人,
会直接将对方搞臭。
而不是试图解决矛盾。
她们攻击对方,明讥暗讽,
直到对方主动不耐退群。

群管的小团体有大约十人左右。
在一个四百人的大群里,
非常少见其他成员说话。
在群里的大约三个月,
我没见过有任何新人融入核心,
或者持续发言。

这次矛盾的一方,是一个持续发言的群新人。
她的初中人设可能是来卖货的,或者有别的目的。
我称她为A,幕僚为B。
B那天得意洋洋的在群里说,
她生气她家小学一二年级的小朋友不写作业,
就将小朋友的作业本撕了好几本,
拍照片发上来。
晚间,A说她妈妈陪她做作业,
怎么怎么好。

B觉得A是指桑骂槐的批评她。
然后B就专门针对A。
A发言,B就拆台,直到A退群。
半个月后的这一周,
B还把这次事件搬出来,给A鞭尸。

我不太能感觉到A针对B。
即使A针对B,也只是一种情感表达。
总归我当时看到B拍的作业碎纸,
我心里是很难受的。

不仅如此,B的一系列行为都很恶劣,
从得意洋洋的打孩子,
到撕作业本,
到公开骂孩子,
到怼A,
到逼A退群,
到A退群后再鞭尸。

这是书友群。
这三个群的主体基本都是孩子妈妈。
在我知道的范围里,
群里没有男性,
或者男性进来后很快就会退出。

我们的社会中坚是这个样子的。
她们天天除了孩子,和新规,
就没有别的话题。
腌菜缸子挤满了。
<<<返回上一页 阅读(179) | 评论(0) | 收藏(0) | 赞(0)
上一篇:4-15-2021 下一篇:4-13-2021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