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安康 - TypingMe
端午安康
标签:随
  2020-06-27 21:09:24, 修改于2020-08-02 15:38:22

看《老子》心一下就静了下来。

对于道这个本质规律一样的东西,侯王该怎样执政说得很清楚,但是如何把握这个道还是很难。虽然说自己要守弱,要无为,要弱智,大概能够明白了一点点。但是有一个问题,假如全部都是按照百姓自己的做法,那么侯王又为什么要有这个位子?侯王的“辅助”的功用到底什么时候用?又怎么用?

假如按照现在一点点实践来看,确实,公司的运作,随着了解的越深越发明白,冰山之下的东西,很多看似无用不起眼的行为背后都有其背后必要的逻辑性。动一发而牵全身。那么在把握这个公司运转的所有的道之前,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等看明白了所有的一环扣一环,每一个细微之处的功用,才能够真正找到应该“辅”的地方。这样一来,管理层需要做的,最花功夫的,还是在看清背后运作的所有逻辑这方面,而不是轻举妄动的发布很多命令,折腾下面的人,然后朝令夕改。等真正明白了一切,也许真的就简单的几条命令就能够完成化腐朽为神奇的转变。

对于这个辅助的功用,也许一方面是下面的人毕竟都是只看自己这一环节,但是上面的人可以看到全盘,这样才能够串起来。另一方面是下面的人本身就是有改变的诉求的,但是却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实施,也就是说百姓的智慧足够完成所有的--症结该怎样解决,但是上面的人在看到全盘棋局,才能够去实施下面的改变的诉求。还有一个就是假如真的遇到了下面的人不愿意去做的,或者不知道该如何解决的问题,那么这时候往往都是一些脏活儿,累活儿,甚至是顽疾般的存在,这时候就是需要上面的人去做。这就是守弱,若水,甘于去那些阴暗肮脏的地方。

最后还有一个,当下面的人都反对的时候,哪怕上面的人认为是对的也不应该坚持去做。对这点,我持保持态度。从现实角度来看,听过太多故事,CEO力排众议坚持了自己认为是正确的决定,最后终于大获成功。但是有一个疑问:这种成功可以持续多久?按照老子的观点,这种成功会不会是一种,对未来的透支?事务终归会衰落下去的。当下面的人都反对的时候,一种是下面的人都觉得动了他们的共同利益,所有会一起反对,但是王的判断是这件事情其实是正确的,比方说科举制的发明动了贵族的蛋糕这种。另外一种是下面的人都反对确实因为时机未到,现在强硬实行就算一时成功,还是不能长久。做事终归需要天时地利的。关于前一点,我暂时还未想明白。但是对于后一种,确实有时候,时机很重要。

---------------------------------------------------------------------------------------------------------------------------------

入职的时候,心里想着,不知道未知是什么在等着我。

终于走到了第一个课题的尾声。

对于时间停滞在高中毕业的我,齿轮重新开始转动面对的第一个课题居然是:激情和欲望。真的打得我措手不及。

后知后觉的发现,青春时代的躁动,居然都被强大的、扭曲的、刻骨铭心的好胜心和控制欲,曾经让我深恶痛绝的东西,打压了下去。于是忽略了在那一个最容易犯错的年代我却被另一种方式得守护了那么久的事实。

然后十多年后,在一个特殊的时刻,特殊状态下的我,送了一个特别的素材过来让我面对。包裹了语言不通,处于看不清的地位-下方,急切证明自己的不自信的我,镜像般另一个十年前的我,等种种外衣,看看我如何经历这次的诱惑。

痛苦之后终于见到彩虹啊。在我明白,啊,原来这样的人以前都是属于被我直接过滤掉的存在,的时候,瞬间守得云开见月明。我就奇了怪了,怎么可能,阅人无数的我会没有见过这型的?既然没有什么新鲜的那为啥就弃不了了?前面纠结的种种都有了答案,难怪,一直都没有想通,为什么会卡在这里?到底哪里吸引我了?还找了一大堆理由,舍不得以前的自己啥的,直面自己啥的。原来如此。我才不是这种低频混沌的能量,哪怕十年前的我,就算骄傲得过分,也不会是这种人,简直玷污了以前的我。

哎,在世间行走,果然还是艰难啊。还需要相处,而且那么困难的处境,孤立无援,背腹受敌。我是一向不屑于耍什么手段的,现在还是要好好想想,如果可以还是不想用什么手段,但是这样一来,自己又会很辛苦。虽说疗愈人是我的擅长,但是我也是人,我也会累的,真的很讨厌这种,一味汲取我的能量的人。学着划分界限吧,下一个课题。我渡世人,谁来渡我呢?

痛苦的时候还是要看书。只有书可以让我平静。


今天突然在想,打破这个循环的钥匙到底是什么?疗愈别人的同时如何疗愈自己?也许之所以一直吸引这种控制欲望强烈的能量,是因为我潜意识里面是希望被控制的?虽然一直觉得自己不愿意被束缚,向往自由,但是在面对真正的所谓自由的时候,我并没有交出满意的答卷,反而茫然仓皇。于是现在明显地感受到,母亲居然控制欲减少了,因为身边出现了替代者。那么,究竟为什么,我想要被束缚的东西是什么?好难的课题啊。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在习惯性逃离和反抗的背后,是不是需要改变一下自己的行事方式呢?这一次,是需要摸索着去适应那种束缚吗?成长总是伴随着痛苦,但这一次,是不是可以摸索出少一些痛苦的方式进行成长呢?慢慢学习吧。前所未有的看事物的方式,和面对强权的选择方式逆转,既然上天再次送了一个这样的人到身边,那么一定是这辈子必须要跨越的课题了。也许这个课题能够毕业,就可以真正的学会原谅,也就可以真正的走到下一个阶段了。


拭目以待吧。

<<<返回上一页 阅读(551) | 评论(0) | 收藏(0) | 赞(0)
首页 下一篇:在煎熬中被动着顺其自然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