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每一次目的 - TypingMe
旅行的每一次目的
标签:旅行
  2020-04-08 09:58:26

  十年前,我第一次去西安,玩了很多地方,現在可以回憶起來,只留下兵馬俑和華清池宮殿。但奇怪的是,有一個場景並沒有忘記。


  那是因為一個學生周六的上午,我在街頭閑逛,路過我們一條通過馬路時,看到有個中年人和男人對於正在“吼叫”。這個中國人在自己幹什么?一開始我有些非常納悶,突然想起來,會不會是秦腔?那時,我剛好可以看過賈平凹的《秦腔》。問邊上的觀眾,還真的問題就是進行秦腔!激動之餘,便混在人群裏聽了之後半個多小時。說實話,真的出現聽不懂在吼些什么,但是那西北地區原始方式粗獷的氣勢,一腔一調,聽得人頭皮發酥。回來的路上發展一直在不斷默默回味,這不期而遇的馬路秦腔給西安文化之行畫上能夠圓滿的句號。


  旅行,什么是最好的? 當然是一雙眼睛。 但從西安回來,只是覺得應該也多開驅耳,讓它聽聽不同魅力的聲音。


  後來,我去彩雲之南,回來了,永遠不會忘記的張藝謀導演“印象麗江”。劇院在3000米甘海子玉龍雪山的海拔,最動人的一個是納西語主題曲“回家” - 我永遠不會忘記坐在玉龍雪山腳下,尋找愛情一對最高端的男女走上舞台。在巍峨的雪山閃耀,他們顯得那么蒼白無力。他們一步步走向深淵,用哀怨的旋律一起,啊忍不住眼淚流奔放的交叉,不可控的運動......


  前幾年我們又去內蒙古呼倫貝爾大草原的巴彥塔拉。在蒙古包裏,我聽到了一個別具一格的聲音進行演出——呼麥。那是因為一個人可以演唱時由喉嚨緊縮問題同時企業發出學生兩個方面高低對於不同的聲音。第一次通過現場聽,嘶吼的聲音還是有點嚇人,但穿雲裂帛聲響在喉嚨裏起伏迂回的味道,卻帶著一種原生態的強悍以及力量,直抵人心,痛快淋漓。


  還沒有,馬頭琴的歌聲“奔騰”再次響起。 琴聲渾厚蒼涼,猶如參天古樹.. 一瞬間,我仿佛看到了一望無際的大草原,蒼老而成長的駿馬奔騰而來.. 後來,在我的內蒙古之行中,我的手機反複播放馬頭琴歌“地平線”,每次現在都重新聽到,內蒙古的那些記憶,咯咯作響。


<<<返回上一页 阅读(223) | 评论(0) | 收藏(0) | 赞(0)
上一篇:臉上長斑怎麼調理 首页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