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8-2020 - TypingMe
11-18-2020
标签:default
  2020-11-18 22:58:29
十几岁的年纪,是女孩子一生中最可爱的时候。
我的十几岁,被贫穷的观念紧紧的束缚。

我不能穿任何稍微齐整的衣服。
若是略略穿一件齐整的衣服,
就要被骂一天勺道。
这一整个季度,
会见的所有亲友,
都会听到我妈说,
我是如何不好好学习,
却好装扮。

去上学时,只准穿一件藏青发黑的,四五年的旧羽绒服。
头发不让理发店剪,
也不让扎。
我的头发像个老太太一样,散乱的披着。
因为穿的土,我交不到朋友。

我去超市买东西,
想换掉睡衣,
穿一件出门的衣服。
我小姨抓着我一顿大骂,
说我穿的太正式,
硬要我穿睡衣出门。
出门以后,
我一路迎接从四面八方刺来的鄙视目光。

我有一件风衣,
穿了四年。
秋冬春三季,
有一半的时间我都在穿这件。
衣摆袖口磨破了,
印花的漆掉了,
化纤的里衬早已不再柔软,
缝花褶的三个线口都磨成了小洞。

我的大多数衣服都是这样的。
我也没有几件衣服。
家里的衣橱都被我妈占满了,
只有总起来和我身量一样大小的格子,
能放我的衣服。

十六岁的秋天,
气温大概只有十度多一点。
我穿着一件薄外套,
一件单衬衣,
一条长裤。
我用布条缠住手腕,
才能够感觉到微微的温暖。

小时候,一到天凉了,我就疯狂的流鼻涕。
我妈逢人便说,我有鼻炎,治不好。
其实她根本没带我看过医生。
长大了以后才知道,
一双毛衬棉靴,
一条细绒围巾,
就可以完全解决流鼻涕的问题。
这两件只要不过三百块。

我感觉冷,
她们却给我洗脑,
说我有治不好的病。

我妈有很多很多的衣服。
每隔几天,她都会买回来新的衣服或者配饰,
三十年如一日。
她有几十件羊绒大衣,
挂在壁橱里落灰。
她有二十几个真皮背包,
每个都是八九百,上千的。
好些都由于忘记使用,放坏了。
她有大概三十双真皮皮鞋,
和其他的鞋子一起,
一人高的鞋柜,装了两个。
她每年收拾衣服都要感叹,
这么些新衣服都没穿过。
她却只给我穿别人不要的,挑剩下来的旧衣服。

我羊毛过敏,
20%的羊毛织物都会让我的皮肤瘙痒。
两岁那年,我妈给我织了一套纯羊毛的毛线外套。
我觉得扎,我妈硬给我套上。
我穿在身上,觉得就像金圣宫娘娘的五彩霞衣一样。
金圣宫娘娘的霞衣扎别人,
我的毛衣只扎我。
我不知觉的把脖子都抠破了。

我妈说我种子毛过敏,
叫我不许出门。
我就坐在那里,
忍受着这件要命的衣服。
晚上回家的时候,
树上的麻雀落了一坨鸟屎在外套上。
我正好借此,永远杜绝了再穿这件衣服。

小姨送了我一个巴掌大的黑黢黢的帆布小包,
我少不更事的接过来了。
结果,她见人就说,
她出国买的新包,
回来就被我抢走不还。
说了十年。
前几次她说,
我就说还给她,
或者压岁钱买个新的给她,
她死都不要。
她只是想说我的坏话。

我的青春,
又土
又冷
又杂乱。

现在我青春不再,
更成了一个垃圾堆一样的人。
<<<返回上一页 阅读(30) | 评论(0) | 收藏(0) | 赞(0)
上一篇:11-28-2020 下一篇:11-2-2020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