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7-2021 - TypingMe
9-27-2021
标签:default
  2021-09-27 03:19:50
我有一个从小学时候一起长大的发小。
她去年头胎生了个男孩,
今年要生二胎了。

我和那个小男孩一直不能很好的相处。
去她家做客,
带着礼物点心,
小男孩扑上来,
对我又扯又抓又咬,
把口水食物抹到我的裙子上,
突然间用玩具空瓶子丢我。
他来抢我手上在吃的东西,
发小只说他什么都可以吃。

他对很多事很清楚,
但是发小从不关心教他说话。
快两岁的孩子,还是只能说十来个模糊的词。

我一直不很能理解,
今天我猛然顿悟了。
他不在乎规矩,
因为我发小就是这么教她的。
她做的好像是我的朋友,
其实早就不把我看作朋友了。

同样的事情,
在我爸爸身上应该是一样的。

从很小的时候,
我就不跟爸爸住在一起。
但在我幼小的记忆中,
爸爸是博学可靠而宽容的。

爸爸住的很远。
高中的三年,
我平均一天只能睡五个小时,
去看爸爸的时候也少了,
一年不过见他两回。

之后紧接着就是高考。
我语文很能拉分,
模考的时候都是120的。
但那年语文出奇的难。
一百五十分的卷子,
市内平均不到一百分。
我班语文最高分110,
我105。
看到语文我就知道糟了,
我最后改错了一道题,
我离一本线就差两分。
爸爸张罗给我复读,
但是我放弃了。
我知道我的身体再也撑不住了,
最后选择读了一个监狱一样的二本。

大一那年暑假,
我去看爸爸,
正好赶上他的学生离开。
十几个年纪大我两岁左右的学生,
热热闹闹的拜别。

有一个学生,好像是她们的会长,
留下来交接一些事情,
七七八八的就赶上吃午饭。
吃饭时候她坐我边上,
问我什么专业的。

那时候年纪小,喜欢和别人开玩笑。
学建筑的老同学喜欢说自己是盖房子的,
学化学的说自己的是搅大缸的,
学护理的说自己是天使下凡了。
我和她不太熟,
不至于太俏皮,
但也不想搞得像上下级一样,
我是学农学,就说自己是学农的。

我心想,这不至于听不懂吧。
结果,她给我来一句,
薛龙?哪个薛龙?
我说,就是农学。
她还接着刨根问底,
龙薛?你到底是薛龙还是龙薛?你编的吧。

这下我反应过来了,
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专业,
还要在我这边装学姐。
那种学姐的恶臭瞬间就散开了。
碍于我爸,我还要跟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学姐接着解释,
主要是学种大田的,大豆玉米水稻这些。
“学姐”说,这还要学啊,你二本的吧。

我太清楚了,我爸那年带的是一个三本专业,
那个专业早两年还是专科。
三本“学姐”,看不起我二本大一的。
她不是听不清,就是跟我找茬的,
在我爸家里。
而我爸从头至尾没帮我说一句话,
饭后客客气气的把“学姐”送走了。

后来我爸也没跟我提起那个学姐的事。

前年我从米国回来,
去看爸爸。

前一周我问爸爸怎么安排,
爸爸说监考什么就推了。
下一周再问,
明明说好的,那天我爸休假。
结果去的那天,我爸早上还是监考,
下午一点才到家。

之前问的时候,我小妈就说她塞给我两本绝版书,
勒令我还她。
我就记得没有。
去之前我也在家里翻了,通通都没有。
到那边等我爸回家,我又把我爸那边的书屋全看了一遍,
结果当然是全部没有。

我一直说我根本就没拿那两本书,
我根本一点都没曾读现代诗。
小妈非要说,我丢了也没关系,她问朋友又买了。
话里话外,说我瞒了她的绝版精品。

我一个不读现代诗,
不卖书的人,
也没有喜欢现代诗的朋友。
两本我不看的书对我没一点意义,
管他绝版不绝版的。

退一万步,假设她说的全真,是我忘了,
她钟爱的现代诗,
不是我要求拿的,
是她塞给我的,
那就是她送给我,
而不是借给我的。
我可以选择还不还,
并非必须要还给她。

她为这个事前前后后跟我闹了三天。
爸爸也没有为我说一句话。

两次吃饭,
爸爸言语间总是说我敏感坐姿粗鲁。
我就跟他解释说,
我背疼的不行,
正坐很难受,
直腿坐能好些。
他不说叫我去看病,
却他仍是说我坐姿,
又说我敏感。
半下午还催我小妈早做晚饭送我回家。

现在看,我三十年的生涯,
真是猪油蒙了心的。
有后妈就有后爹,
这种事就结结实实的在我身上那么发生着。
和我发小那件事一样,
爸爸的观念影响了他身边的人。
爸爸看不上我,
所以他的学生可以欺负我,
他的新老婆可以欺负我,
他当然也可以赶我走。

我去看他,
就是去贴冷屁股,
就是去打扰别人生活,
就是去打秋风,
活该被撵。

他已经想好了谁继承他的学术衣钵,
谁继承他的车房券债。
谁给他养老送终。
他走到哪里,
自然有年轻老婆给他装门面,
他办葬礼,
自然有天下桃李给他送花圈。

一如我妈说的,
我既不是我妈家的人,
也不是我爸家的人。
我父母双全,却无家可归。
我为他们流的每一滴眼泪,
都是因为我的错信和愚蠢。

最近在想到跳楼的时候,
我开始思考我要用什么妆面,
穿哪件衣服,
带哪一件玩偶,
跳下去的时候会看见什么景色。
为那个时刻,
我已经快准备好了。

不曾纵身一跃,
只不过是因为手上的文还有几个大的章节没有完成。
最近还想手打一部杂剧。

不需要几个月,
我就能做完这些事。
到我明年春天生日的时候,
就结束这一切吧。
<<<返回上一页 阅读(20) | 评论(0) | 收藏(0) | 赞(0)
上一篇:9-30-2021 下一篇:9-22-2021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