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2021 - TypingMe
10-5-2021
标签:default
  2021-10-05 23:04:28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能够遇见这一天。
就连那么沉静的他,
也能够变成这个样子。

我知道恶劣的环境能够影响人的性格,
但我从不知道它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在我至今为止的人生中,
有过一段迷蒙混乱的时期。
那时,偶然间,我迷上了他的实况。
这一迷,就是八年。

没有尖叫的,
没有大笑的,
没有悲痛的,
他曾那么平淡的,
带着亚洲第二的光环,
表演着遥不可及的辉煌操作,
表现着出人意料的规则理解力,
以隐忍敏锐的协调感,
捕捉过那么多神奇的瞬间。

他的实况曾是一道晨光,
杀破了我的世界的寒冷寂静,
将温暖和爱,
点点滴滴的注入我迟滞的脑髓。
他温柔轻快的语调,
轻轻的啃食我扭曲的伤疤,
把那些不快的沉重的污秽,
从我躯体上剥落。

他让我觉得我可以不那么不堪,
不那么伤感。
他手把手的一遍遍教我,
直到我也可以做到。

做出美好的作品,
却不能以此盈利,
令人苦涩。
能以作品盈利,
不止会使作品腐败,
更可能让作者消解。

签约之前的双日更,
四类实况平行更新,
篇篇精彩的盛况,
在签约后不复存在。

签约前,
他可以保持自己的作息,
以自己的步调创作。
播不播是他一个人的事,
盈利与否,
他也不能左右。
即使如此,他也乐此不疲的做着。
他想把他的感动分享给观众。
那时,即使是原本不能够接受的题材,
观众都能够坚持看完,
比如著名的死绝乡诗歌系列实况。

签约后,
割韭菜式的签约档期,
狠狠的压在他身上。
我大约能够感觉到,
他每天播九个小时,
每天都播,
会比只播晚间档时每月多十万左右的工资。

这个月算是他签约的第二年第一个月吧。
他一开始签约的时候,
我还是很兴奋的。
当时是只播晚间档。
那时视频时常断更,也没有录播,
直播错过就没有了。
每天能够看一会,
更不更也没所谓了。

后来,事情渐渐发生了变化。

开始的时候,
他不太在乎时长在线数视频播放量这些。
他越不在乎,
数目反而自然而然的好。
毕竟观众都是来看他的,
他开心,大家都开心。
直播间气氛也很清爽。

从他开始关注播放量,
他的视频就从双日更,三日更,周双更,
渐渐变成了周更。
他以为只要更的少,
看完的人就会变多。
实际上,看他的视频,
被很多观众视作一种陪伴。
他更的少了,
陪观众的时间少了,
观众又有这种需求,
多数会转向其他视频。
于是越不更,播放量越少,
形成了恶性闭环。
做合集也救不过来。

签约不过几个月,
他自己都放弃了视频。
幕后视频改为直播录播,
视频播放量更是一泻千里。
幕后视频更多的表达他自己,
录播则混杂了很多弹幕的意见。
观众觉得他陪的不专心了,
、进一步的促进了视频观众的流失。

更可怕的是,
开播一年了,
他居然没有涨十万粉。
这个数据还不如他随缘直播双日更视频的时候。

从意识到时长可以变现开始,
他多了很多水时长的节目。
手游每日也拿上来刷。
一个手游刷两小时。
结束之后你猜怎么着,
他又开了另一个手游。

一期一会的态度也松散了,
从谨慎失败,
到看淡失败,
到放任失败。
谨慎失败的时期,
总觉得他很紧绷,
还不太会表达。
看淡失败的时候是最好的,
能够很大程度的分享他的快乐。
放任失败的时期,
也就是现在,
我能够很明显的感受到他的困倦。

众所周知996是非常高的强度,
就这每周还休息一天。
这个人每天播九个小时,
晚间上档播到凌晨,
如此连续了一年。

他以前就有严重的胃病,腱鞘炎,背痛,
还有轻度的中耳炎,结膜炎。
高强度的操作让他的腱鞘炎和背痛急剧恶化,
不规则的饮食又让他的胃病反复而且无解。
更不要说他的致命通宵档,
如果我愿意睡觉的时候挂着直播,
我能在睡梦中一直听到天亮。
不久前他自己说,
他怕感冒影响直播,
会直接去医院挂抗生素。

疼痛逐渐改变了他的性格。

签约前,他从不大声说话,
绝对不会爆麦。
我可以很安心的锁屏看到结尾。
我的手指告诉我,
现在看他的视频直播,
我拉音量条的频率明显增加了,
而且还有持续增加的迹象。
有时候最小音量也压不住他大声说话。
他对自己声音,以及各种音源之间声音平衡的敏感度,
很明显的钝化了。

签约前,他很少和弹幕battle。
他都交给房管,自己玩自己的。
在直播的时候也能够保证相当的专注度。
现在他很容易分心,生气,
而且会气很久,
打击面也扩大了。

他累了,
身体疲劳了,
内心疲倦了。

他最好的搭档上个月入院大手术,
国庆前两天人间蒸发,
至今没有下文。
他既不知道她的病情,
她住院的医院,
也没法和她联系。
我能够十分清楚的感受到他的担心,
以及她退播给他的节目单造成的问题。

好歹现在在线数还没什么大问题,
他只不过是砍掉了一些他很喜欢但是在不太受欢迎的节目。
很害怕哪个月开始在线数全面崩盘,
看到他破罐破摔的样子。
到时候视频都没得看了,
真的一了百了。

我更怕的是,
他的转变,
使他对于我的功能性在一点点的丧失。
可是,
没有什么能够填补他的空缺。

他现在渐渐式微,
我的情绪问题也逐渐显著,
但好歹还有直播。
等他不见了,
我怎么办?



<<<返回上一页 阅读(39) | 评论(0) | 收藏(0) | 赞(0)
首页 下一篇:9-30-2021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