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涛 - TypingMe
 2023-04-06 15:42:25
六六是一只寄养在公司里的狸花猫。
六六之所以叫六六,是因为她被同事捡来是正好六月六日。在小区运动场的篮球架下,一只虚弱、未睁眼、炸毛的可怜小猫被同事发现,由于同事没办法在家里饲养,就带来了公司的展厅,寄养在我们这些人中间。展厅的姐姐负责照顾她,我们大家凑钱购买各种用品。
六六刚来的时应该还没断奶,趴在纸箱里里完全撑不起来身体,弱弱地叫着,大家都打赌是猫妈妈看她太弱小所以抛弃了。我们买来羊奶粉,用针...
阅读(685)| 评论(1)| 收藏(0) |赞(0)
 2023-02-24 10:10:45
侗族有个古老的传说,长发女孩为了帮助饱受干旱的族人,违抗山妖禁令,翻过重重大山打开了神秘的泉眼,她自己则永远留在了山上,一头白发化作山间的瀑布。
今天的成年人很难被这样的神话故事打动,表面上是唯物主义,内心层次是功利心,将神话故事视为天真孩童的奇妙幻想。
今天的人们很难有想象力,但文学创作却都靠想象力赚钱。我们一面接受着社会现实的残酷打击,另一面又在渴望想象力构建的理想世界。
想象力对人类很重要,...
阅读(342)| 评论(0)| 收藏(0) |赞(0)
 2023-02-23 09:26:30
滴滴滴,半夜1点,我的手机消息闪烁不停。
周末的时候和朋友吃饭,他对自己公司的做法表达颇多不满。公司降低了薪资标准,答应的销售提成又不给发。自上而下的各种卡,核心是降低他们的收入。春节刚过的这个月,他仅拿到3000多块钱的工资。在广州这样的一线城市,比保洁还少。
“这点逼钱还要伺候局,艹!”一条消息饱含了朋友的所有不满。
其实我也不太懂,在今年这样的光景,公司不应该增加大家收入来提振信心吗?如果单...
阅读(754)| 评论(0)| 收藏(0) |赞(1)
 2023-02-20 10:54:09
自从“阳康”了以后,我就得了不断咳嗽的后遗症。
经常是早上猛烈地咳嗽一阵,甚至一直到坐在办公桌仍不能停止,难以自控。我从药店买了一些治疗咳嗽的药,没去医院治。我对这种病是有自知之明的,大抵上作为一种后遗症这是治不好的。
当时仅靠自己的抵抗力独自苦撑,许是就在那个时候,肺部得了什么不可逆的病变。以至于现在有痰咳不出,身体相当虚弱。
我猜想和我类似的人应该也不少,只不过大家与我一样,听天由命罢了。
自...
阅读(311)| 评论(0)| 收藏(0) |赞(0)
 2022-12-13 09:12:12
过去我总以为时间是推动人成长的唯一动力。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终究要长大。尽管你可能还对长大有一丝恐惧与不安,但即使你没有按部就班的成长,你也要经历年龄所带来的成长压力。归根结底,一个人长大与否,是物理概念,是不以人类意志为转移的事实。后来我偏听偏信,开始赞同心理年龄这回事儿。心理年龄决定了见识、观点以及判断。当一个人心理年龄比较小的时候,实际上说明了至少还保持着一份童真和快乐。当一个人心理年龄比较大...
阅读(794)| 评论(0)| 收藏(0) |赞(0)
 2022-12-08 11:32:07
当一个人以组织形态作恶的时候,他多半是感受不到邪恶的。就像纳粹分子阿道夫·艾克曼,作为个人他从始至终都没有亲手杀害过任何一名犹太人,但作为纳粹党卫军专门负责犹太人的办公室boss,他不仅是迫害犹太人的一环,甚至是迫害犹太人运动的最高执行者。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组织内的成员很难跳出组织视角,因此这些成员往往对制度性伤害从而不闻。清华大学政治学的刘瑜教授将这种行为称为“不假思索”,甚...
阅读(336)| 评论(0)| 收藏(0) |赞(0)
 2022-12-06 11:00:58
经过三年的艰苦卓绝后,全国各地逐渐开始因新形态采取了新的政策。防疫不再一刀切,层层加码现象也被明确制止。然而回顾我们的过往工作,不难发现很多地方做的不够好,甚至是违法的。前有登门入户殴打人的干部,后面马上就出现大白与百姓互殴的新闻涌现。每次出现此类情况,我们往往采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态度,但简单处理并不能解决深层次的顽疾,基层干部法律意识淡薄,为人民服务的信念薄弱,甚至还有些人习惯了官架子、...
阅读(358)| 评论(0)| 收藏(0) |赞(0)
 2022-12-06 09:33:27
我所生活的广州,最近正在面临一场来自网络上的广泛舆论攻击。尽管我丝毫没有感到自己生活在水深火热,但在网线的另一端,其距离感之遥远,甚至让我觉得那仿佛是一个我从未见过的国家。愤怒的人们正奋力敲击键盘,恐怖的话语像蛇毒一般浸入人们的内心。每个人都面目狰狞,不断重复他们认为正确的话语,对其他观点奋力一搏,甚至不惜杀死对方。可笑的点在于,现实里的唯唯诺诺并未改善,社会要求他们规范的行为,他们从来不敢逾越。...
阅读(787)| 评论(0)| 收藏(0)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