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7-2020 - TypingMe
12-27-2020
标签:default
  2020-12-28 03:01:57, 修改于2020-12-28 03:48:27
很久了,
我都忘记了,
我是一个爱极唱歌的人。

二十一世纪最初的十年,
国语乐坛新星闪耀。
每一首歌都那么入时有味,
百听不厌。

除了看书,
走路的时候,
独处的时候,
都在反反复复的
练习着最新的流行歌。

后来韩语乐团崛起,
韩系偶像团体逐渐开始主导市场,
在舞蹈上并不非常注重的国语歌手,
受到K-POP刀群舞的冲击。
因此国语乐坛逐渐走向没落,
新歌在泥潭里打滚,
国语歌手失掉了自己的特色,
逐渐向国风民乐收缩式微。

当时最困难是很难找到流畅的新歌,
曲风变得令人费解,
失去了韵味。

随后,日漫开始冲击市场。
到15年为止,日漫在短短的数年中,
在质和量上都实现了井喷式的成长。
这段时间里,
大量优秀的日漫接连上档,
伴随着极其有感染力的配乐。

于是零基础的我,
一边学习日语,
一边学习日语歌。
学习日语歌是很难得一件事。
由于日语发音得音节极短,
导致动漫歌曲得语速远超过国语歌曲,
几致饶舌。

即使如此,
我最后还是学会了一些。
那朵花得secret base,
是我的第一首日语歌。
之后是有灵魂的,
魂音泉的lonely dreaming girl。
再然后是再也放不下的青春之旅的配乐。

然而,日漫大发展也是有限度的。
试错期过去之后,
日漫迎来的是以收益为主的稳定期。
这个时期的日漫,
人设固定,
情节固定,
世界观扁平化,
漫改大肆其道。
动画本身成为了盈利的载体,
不再是艺术本身。
日漫的音乐也随之失去了色彩。

在日漫式微的前兆中,
星动亚洲走进了我的视野。
通过这款节目,
我第一次凑近了看韩系造星产业,
还有他们日臻成熟的行业规范。

这款节目给我印象最深的,
莫过于BASTARZ的品行ZERO,
VIXX的Error,Voodoo doll。
这三首MV对我的最初震撼,
我到现在都记得。
进而我又去找了这些作品的练习室版本,
逐个研究了这些歌手。
其中最爱的P.O,LEO,
现在仍是我最爱的韩系歌手。
对东方神起的咒文
我虽然印象深刻,但是并不十分感冒。

当时星动亚洲的那些人,
还都是十六七岁的孩子们。
会唱歌的不会跳舞,
会跳舞的不会rap,
会rap的不会说话。
总归都还年轻。
只是韩国的造星工厂确实厉害,
这些孩子显而易见的成长起来。
到第二季结尾的时候,
每个人都已经很接近独当一面的状态,
在服化道歌舞表情言谈各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当时我最看好的,
大约是绝美高音桀骜的Pearain,低音炮Leo。
两个舞担田书臣和华弟都很专业,
特别是华弟的应变是绝无仅有的。
只是他们都不是我的菜,
我还是当我的音粉。

当时我只看到华韩联合推出这个组合,
正等着他们出道。
结果SWIN甫一出道,
就迎头撞上了限韩令。
联盟的韩方中途退出,
定档16年秋的第三季,
直到17年秋才重置返场。
这时候,
人气,资金,大势,都已经散去,
他们的身上,
却沾上了依海七年八千万的违约合同。
SWIN成员的巡演收入要和依海三七开,
成员的服化道衣食住行还要自费。

这些事我都是今天才知道的。
得知的时候,
我心中为他们深深的一痛。
如果说生不逢时这个词以前我不会用的话,
现在我找到了它的用场。
今天看到Pearain的今冬新歌Moon light,
我心中又有几分欢喜,
我希望他能够从此一骑绝尘。

在星动亚洲的空档里,
我接触了SNH48。
她们是一群挣扎着微笑跳舞的可爱女孩子。
这个组合最开始吸引我的,
是在李诞故事接龙里面,
语出惊人的冯薪朵。
找朵朵的时候,
无意中我看到了绝美舞担反串大神络络。
一首女王殿下,
我完全没有看出这个身高惊人的大长腿,
居然是萌系出道的女孩子。
这个色迷迷的反串女,
还是这一曲的编舞。
我对SNH的印象就此改观,
发现这帮直播偶像里面也是卧虎藏龙。
在看朵朵的时候,
又注意到了同在恩兔的舞担大佬金莹玥。

这三个多才多艺的女孩子,
在限韩令的氛围里,
给我带来了长长的纯粹的快乐时光。
朵朵的夜蝶,
络络的天使的圈套,女王殿下
金莹玥的不安星,
这四首歌的多版本表演可以反反复复的看,
完全不会厌倦。

本以为,SWIN之后,
恩兔可以一直这么打打闹闹下去。
可是就像不安星里写的,
回忆肆虐盛宴,
就这样开始结束由不得自己,
未发芽似被扼杀,
Hide my inner scar ,
俯身细嗅禁忌之花,
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
今年年初,
把摄像机戳到陆思恒的门口,
拍到了冯薪朵。
冯薪朵偶像失格,
从此被雪藏,
再无新闻。
她自称有严重的抑郁症,
正好借此舒缓,
接受正规治疗。
这么说来,
朵朵一直有一种通透的病娇感。
她的低音也有一些烟嗓的风格。
新一年的生日又要到了,
祝她一切都好。

华语圈内部相互倾轧,
新人无法出头,
旧人没有新作,
死气沉沉。
新歌就更不必说。

在这种压抑的气氛下,
我开始挂在游戏直播上,
一天十二个小时,
六年如一日。

听直播和唱歌是很不一样的。
直播是通过有趣的事情来转移注意力,
从情感的牛角尖中渡出来。
情感还在那里,
不是不痛,
只是不觉。
唱歌是抚摸者伤痛,
抒发一段哀愁。
两者都不会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可还是唱歌更能从心底将我鼓舞起来。

可能我还是去学学唱歌,
玩票性质的。
让自己重新自信起来。

另外要记住,
不要把自己最喜欢的,
介绍给新的人。
只附和他们喜欢的,
就足够了。
<<<返回上一页 阅读(14) | 评论(0) | 收藏(0) | 赞(0)
上一篇:12-30-2020 下一篇:12-21-2020

验证码